*小鱷魚的半夜宵夜

*末日三十題

*寫做BE念做HE(幹

*短打,不要跟我計較設定

 

----------------------

 

  末日。

  亞連‧沃克想著。他想,沒有甚麼樣的詞彙更可以形容眼前的景象。

 

  眼前所見的一切都是由屍體、紅色、黑色所交錯而成的。

  人的屍體、驅魔師的屍體、惡魔的屍體。

  人的血、驅魔師的血、惡魔的血,紅色的黑色的,全部混雜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的。

 

  聖戰,不知道是誰將這場戰爭定下了這樣的稱呼。所有的驅魔師傾巢而出,對抗的是帶領諾亞與惡魔的千年伯爵。

  實際上這也是一場苦戰,戰爭一旦開始,幾乎誰也無法去顧及誰,敵人死了幾個惡魔、這邊又有幾個驅魔師受傷,都已經不是他麼所關心的範圍。腦中想著的都是,殺死敵人以及,活下去。

 

  他也一樣,略過了許多低等惡魔,直接朝LV4攻擊過去,然後是諾亞與千年伯爵。

  使上最後一分力氣揮舞神之道化,直到最後也不曾放開。

  然後,世界止於沉靜。

 

  亞連‧沃克再聽不到任何的聲音。沒有武器攻擊惡魔的聲音,沒有人們臨死的慘叫。

  沒有諾亞、也沒有千年伯爵的聲音。

  於是變成了眼前的景象,究竟戰爭是否獲勝他也不知道,他實在沒有任何力氣去接收任何消息。

 

  我還活著嗎?

  亞連‧沃克忍不住想著,現下的狀態讓他覺得其實已經死去的人其實是他才對,實際上戰爭仍然在繼續,諾亞與千年伯爵仍然帶領著惡魔襲擊人類、襲擊驅魔師。而人們可以依靠的就是教團與驅魔師,驅魔師們可以依靠的也只有元帥們的領導。

  而亞連‧沃克呢?他早已死亡遠離戰線,在這陰暗的地方,無力改變任何事情。

  因為他早已死去。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如此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這樣的推論。

 

  元帥。

 

  但僅僅一絲的神識來到方才的想法,瞬間就恢復思考,元帥、神田。不知道神田現在又如何了?奮戰嗎?又或是苦戰?明明可以不用面對這場戰爭的。那個白癡。

  亞連很難不去回想從神田再度出現在自己面前,一路到戰爭之間的所有事情。幾乎是無法克制的,就這樣如跑馬燈般一一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中。

  那個白癡。

  在腦中再度罵了一次那不知道何方的馬尾男子,這時亞連才發現臉上已經流滿了溫熱的液體。

  看來還沒死透呢,居然還有溫度。亞連自嘲的想著。明明都算不出自己在這樣的狀態下到底過去了多少時間。

 

  「豆芽菜!」

  連死後都出現了幻聽。

  「豆芽菜,沒死就應聲。」直到聲音近在耳邊,亞連才真的確定,這不是幻聽。而聲音的主人也正站在他旁邊,只差一步就直接可以從他身上踩過去。

  由下往上看著神田,感覺上他比以往看到的感覺更高,更難以捉摸。他身上的衣服東破一片、西缺一塊的,裸露在外的皮膚也好不到哪裡去,不是髒汙就是血痕,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還是惡魔的。還有那些被遮蓋住的傷口。

 

  「看來是死透了。」神田看著遲遲沒反應的亞連,逕自做下結論,然後轉身朝他來的方向回去。此時,亞連才終於驚起。

 

  他還活著。

  這樣的訊息浮現出來,此刻他才真正的感受到。看著神田真的毫不留念的背影,亞連想也不想便起身追上對方,直抓著神田的手臂。

 

  即使,我曾經不再相信神。但是此時時此刻,我感謝神的存在。

  感謝祂讓我活著,讓神田活著。

 

  「……我還活著。」亞連千思萬緒,最後也只吐出這麼一句話,他上前緊緊抱住眼前的人,感受生命的氣息。

  「……白癡,你當然活著。」神田的回應是同樣抱住眼前帶著一堆傷口、沾滿血汙的人。

 

創作者介紹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