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了、我這樣突然衝出來會不會嚇到他?颯彌亞會不會誤會我這是拒絕的意思?也不對,難道說我是要打算接受嗎?颯彌亞說他喜歡我是、是這樣的喜歡,所以他才會說我是他最重要的人?那麼他喜歡我到底多久了?為什麼我以前都沒有感覺到?這樣的話我以後該怎麼面對他?我的喜歡跟他的喜歡是同一種嗎?


才剛冷靜下來,腦袋瞬間又冒出了一堆問題……不,我覺得我根本就沒有冷靜下來……冷靜一點、褚冥漾,不過就是被青梅竹馬告白而已──就是因為被青梅竹馬告白了才沒辦法冷靜啊!我掩著臉一邊吐槽自己,卻發現我的臉不知道甚麼時候又變得這麼燙。


……


不過要說我對颯彌亞的感覺……相處了這麼久突然要思考我對他的喜歡是哪一種喜歡還真有點奇怪,真的要講的話就是那種很親密的喜歡、而且他剛剛突然吻我,我也只是嚇到沒有感覺到噁心或是排斥,然後他的嘴唇好軟……我在想什麼啊?這個意思是說我的喜歡其實和他的喜歡是一樣的嗎?


不管怎麼樣我都很確定颯彌亞也是我非常重要的人,我想我的喜歡跟他的喜歡應該是一樣的……


原來,我喜歡颯彌亞。


鏗──總覺得有某種在心中纏繞多年的線終於被解開了。


我就這樣站在外面的走廊上,感覺思緒好像只是一團混亂,不過又好像認真思考過後,決定回到房間裡面跟颯彌亞攤牌,起碼還是別讓他誤會以後使我們兩個人尷尬得好。


「颯彌亞……」我推開門,看見颯彌亞伊就坐在床上翻著剛剛的那本書──老實說他這部份真的很不像剛告白完緊張等待結果的人、雖然我也想像不出颯彌亞做類似那樣扭捏的表情或是動作──不過我的話還沒講完他又打斷我。


「沒關係,你可以不用特別回覆我。」他沒有看向我繼續將注意力放在書上,不過表情跟方才一樣平靜,不知道是不是早就設想了我根本就不會接受,又要避免以後尷尬所以才這樣講,以為自己非常的大方又看起來像是刻意故做輕鬆,「如果覺得會尷尬、為難的話就把剛才的事情全部給忘掉吧。」


不過我猜他絕對是屬於後者──刻意故做輕鬆,其實心裡緊張個半死。這樣會讓人有點忍不住想捉弄他,於是我坐到他的床邊這樣說:「如果忘掉的話,我就沒辦法跟你說我也喜歡你了,不是嗎?」


我講完後,颯彌亞才將注意力轉到我的身上──而且帶著有點錯愕、發愣的表情。


老實說看著颯彌亞這樣的表情真的很有趣,不管是那天在醫院還是現在,我都覺得我賺到了--跟他相處了這麼久,除了以前小時候看他被亞那誇張的舉動嚇傻以外,之後的十幾年我都沒有看過類似的表情。


「我想了很多……啊、我不是說剛剛,其實在這之前就有想過了。」我趁著颯彌亞繼續發愣的時候開口,雖然我覺得這樣的開場白好像剛剛在我們一邊吃飯的時候就出現過一次了,「就像我剛才講的,你也是我重要的人……好吧,也許是我之前比較遲鈍,完全沒有注意過這樣的感情,只是把你當作從小長大比一般朋友兄弟間還要親密的人,還要你今天突然對我告白我才意識到這件事……不過我現在可以確定──我也喜歡你。」


 

「……敗給你了。」颯彌亞嘆了一口氣說,而我也跟著呼出一口氣──剛剛一告白完我就不小心屏住呼吸,「就像我說過的,這是個很黑暗的世界,特別是在這個組,我不希望你看到這樣的世界。」


「我也說過──別推開、我讓我跟你站在一樣的位置上看待這個世界。」我認真的盯著颯彌亞說,「雖然之前也說過想要叫我對出除非我們一起退休。」


「但是這個世界不僅黑暗還很危險,不管是誰都不會想看到喜歡的人身陷在危險之中。」颯彌亞伸過手握住我的。


「你以為我就喜歡看你往危險的地方跑?」我有些不高興地反問,也緊緊握住他的手,「我都還沒問你在我跟你成為搭檔以前,你到底出過多少這樣的任務碰過幾次這樣的危險。」


「……」就某方面來說看颯彌亞有口無言的樣子,挺有一種優越感的,不過這並不能消除我的怒氣──對於他不願意回答他碰過多少次這樣的危險。


「既然我有這樣的能力,那就讓我站在你背後。」我退了一步說,不再勉強他回答我前一個問題。


「……你不是我的搭檔嗎?我的背後不是你不然是誰?」颯彌亞露出微笑,用理所當然的口氣說著,這也代表了他的妥協;這跟上次在醫院的不一樣,這次是我們完全知道對方的心意而且也心甘情願讓雙方待在身邊一起面對未來可能遇上的危險,「而你的背後也只會、只能是我。」


「當然。」我笑著說、非常高興他給我全心全意的信任,然後輕輕吻上颯彌亞的嘴角。


「這樣說來,我和你給黎沚一起教書,然後又一起先後進入AT特勤組成為搭檔……感覺就好像有一條線牽在我們中間一樣。」一吻畢,我思索著認識、求學的這十幾年然後做出結論。


「你乾脆說這是紅線好了。」颯彌亞沒好氣地說著,接著又拉過我吻了上來。


這次的吻比起方才他吻我或是我吻他那種蜻蜓點水的吻還要更為深入,他的舌頭竄進我的嘴裡,先是觸碰到我的舌頭──這種感觸有些新鮮──然後用他的舌捲起我的,有時舌頭掃過我的牙齒牙齦還會引起我一點戰慄……吻著吻著,頭開始感到有些暈眩,但是不會排斥,而且跟颯彌亞互通心意後的感覺又不一樣,有一種很滿足、很愉悅的感覺。


雖然我不懂接吻這類的事情,不過颯彌亞這樣的吻技是算好的吧?哪裡學的?又是跟誰學的?


「在想什麼?接個吻還會恍神?」


「……在想你的接吻技術是哪裡學的。」我睜開眼睛有些茫然地往上看著颯彌亞的臉、迷迷糊糊說著剛剛心中所想的事情……我什麼時候已經躺在床上了?不對、我剛剛說了什麼?


「你想學的話我也可以教你啊。」颯彌亞似笑非笑地對我說著,又要吻下來。這時我才完全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剛剛講了什麼會讓我想咬斷舌頭的話,而且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似乎會演變成我所想的那種狀況……


「等、等一下!」我有些狼狽地閃躲,雖然我和颯彌亞已經確定是互相喜歡對方了,可是我還沒有打算這麼快奔回本壘啊──至少感情上接受了,好歹也讓我的理智適應一下。


「怎麼了?」雖然颯彌亞沒有完全吻上來,不過還是把頭埋到我的頸邊問,那個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抱怨我打斷他──我到底是什麼時候被他壓到身下的?


「這、這件事情應該要跟亞那講一下吧?」我情急之下拿出了亞那當作擋箭牌,不過一拿出來我也馬上想到了不知道我們兩個會不會被反對,別說我們兩個都是男生這一點,颯彌亞還是他們家的獨子!這個應該才是我們接著要考慮的事情才對……


「管他,反正那個老頭也知道這件事情。」颯彌亞毫不在乎地說著,不過我比較在意的是為什麼亞那會知道?你是唬我的對吧?


總之情況真的開始不受控制,我一邊掙扎一邊努力抓出空隙──雖然颯彌亞發現了我的意圖,不過也沒有打算要放開的樣子,還故意跟著我一起玩。


好不容易等我找到機會鑽出颯彌亞的身下──病患嘛,總不可能有辦法一直壓制住我。我順手拿起一旁早已清空的鍋碗努力忽略颯彌亞不太高興、該說是有些……好吧,是非常哀怨的表情對他說:「你現在應該要好好養傷別做劇烈運動才對,我先把這些鍋晚拿去洗──」


說著說著、就一邊離開房間還順便把門關上隔絕了我們兩個──至少在晚餐以前。


好吧,雖然我們已經互相告白了,但是我還沒做好面對劇烈運動、奔回本壘的心理準備。至於什麼時後……再說吧──


 


 

雖然我之前脫口說出要跟亞那說只是一時的藉口,不過我是真的打算要讓他知道──至於颯彌亞的那句話我則是決定無視,感覺有點像是唬我的。


說起來認識亞那這麼久,還沒有看過他嚴肅面對事情時會是什麼樣的情緒,不過我想總不會是平常跟我那樣嘻嘻哈哈、好相處的情況才對,我是這麼想的──再怎麼說我現在要跟他說的是我和他的兒子在交往這件事情。


在我盯著電話做好各種設想的心理準備,也想好各種說詞後,我總算拿起電話撥到熟悉的號碼裡。


嘟嘟──


「喂、我是亞那!」電話的另一頭很快就被接起,隨即傳來亞那的聲音,而我的腦袋也瞬間呈現一片空白的狀態,剛剛想的所有東西都已經飛奔到天邊去了。


「亞那,我、我是漾漾。」我只能順著亞那講出這句話。


「漾漾!接到你的電話真高興,有什麼事情嗎?是不是小亞他欺負你?跟我說我絕對會挺你!」


老實說如果你聽了我接下來講的話,可能就不一定挺我了,而且我剛剛還想起了颯彌亞中彈的這件事情也還沒跟亞那講──不過考慮到同時講這兩件事情可能會讓亞那反應過大,我決定中彈的那件事情還是先不講了。


「颯彌亞他沒有欺負我。」我吞了口口水說,真的要說欺負我應該也只有差點把我推倒……也不對,我幾乎是已經被推倒了,只是沒有做完全套,連二分之一也沒做完就被我逃出來了……我現在在想這個幹嘛啊!「我是想跟你說,我和颯彌亞他……」


我和颯彌亞他現在正在交往的後半段還沒講完就被亞那先截斷。


「漾漾你是說你終於願意做我們家的媳婦了嗎?」


「……嗄?」我愣了愣,亞那剛剛說什麼?


「唉呀,早就跟小亞說過男人就是要主動一點,你看想我當年跟他媽也是這樣,早點把人追到手娶回家才能心安啊。」亞那不等我做出任何回應,就自顧自的繼續講他當年追老婆的情史,「也好在漾漾你這十幾年沒有被其他男生女生追跑,不過我也覺得可能是小亞私底下偷偷把其他人趕走的,雖然這個方法是慢了點,可是我就是覺得小亞總是鬧彆扭的這一點可愛啊……」


亞那說著、而我就這樣呆呆地聽著,應該說被一開始的那句媳婦給嚇到根本沒有仔細去聽亞那到底講了什麼。


「所以說啊……漾漾?漾漾、你還在嗎?」而我意識中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這一句,之後……


喀──我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原來颯彌亞沒有騙我、亞那真的知道啊……算了,我已經不想去探究他為什麼會知道了--至少我確定依照颯彌亞的個性應該不會是他告訴亞那的,而我也不想去了解為什麼颯彌亞會知道亞那知情了。


 

我讓腦袋放空了幾分鐘,再度拿起電話撥打另外一個熟悉的號碼。老實說這次要面對的人也是讓我有些不知所措,而且我連會碰上哪樣的情況都想不出來。雖然這麼說,但是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原本我還想著有了第一次,第二次會比較輕鬆一點……看來我想地還是太簡單了。


嘟嘟──


「喂?」電話響不到兩聲就被人接起來,對面傳來了我家大魔王的聲音……好吧,如果是老媽接起來的話,我可能會再度面臨剛剛的情況──腦袋空白,什麼話都講不出來。


「姐……是我。」在這當下,我才開始有了一點緊張感,就算亞那疑似不反對颯彌亞和我交往,但這不代表家裡也不會反對我和颯彌亞交往的事情--而亞那剛剛的反應就算了,原來我心裡是會希望亞那有點正常的反應,結果還是跟平常一樣不合常理。


「哦?難得你會打電話回家。」老姐說著,我可以猜得到她現在大概是在一邊看修指甲一邊在跟我說話。


「因為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說。」我說完後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一股作氣,「我喜歡颯彌亞。」


……


「喔,你跟我講幹麻?」一段沉默之後我卻是得到這樣的回應……連老姐的回應也不太正常,哪個姐姐在聽到自己的弟弟說喜歡男人時的反應竟然只是這樣?算了、話筒的另外一邊就有一個,「你要講也該是去跟颯彌亞講,記得不要透過電話說、也不要用發簡訊的,這樣很沒誠意。如果你要為了性別猶豫掙扎,等有結果了再告訴我;如果是要找戀愛諮詢,我勸你還是去找然會比較好。」


「這個我已經跟他說過了……不,我是說我現在要跟你還有爸媽他們說我和颯彌亞算是要交往……等等,妳完全不意外、不反對嗎?」我一開始還慢慢交代我和颯彌亞現在的情況,但是想一想老姐她的反應真的太平淡了……好像本來就知道我會跟她講這件事情一樣──不是吧,就算我覺得老姐她平常在第六感還是直覺方面準得很嚇人,但是我今天才剛跟颯彌亞交換心意而已,她不可能這麼快就知道吧?


「有什麼好意外的?」老姐的語氣聽起來像是這件事情再平常不過,「全世界有眼睛還沒瞎的人都看得出來你喜歡他、他喜歡你,就只有你瞎了眼的不知道好嗎?颯彌亞他還比你好了一點,雖然不敢主動告白或事求證你是不是喜歡他,起碼他還知道他喜歡你。不過這也不能怪他、真的要怪就只能怪他喜歡一個感情遲鈍的白痴,也只有颯彌亞那個癡情的笨蛋會等你快二十年。」


「……」


「總之也不用管老爸老媽他們反不反對,他們都知道這麼久沒說話了難道會今天突然反對嗎?不過就算不反對也不會告訴你,誰叫你之前根本就完全沒發覺這回事,雖然我猜還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想看颯彌亞什麼時後才會主動開口。」老姐她完全無視我的沉默繼續說著,「既然沒別的事情我要掛電話了,好在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你的石頭腦袋點石成金,老媽那邊我會幫你轉達她兒子笨了十幾年的終於開竅了。」


說完電話也跟著被掛斷了。


我聽著掛斷後的嗡嗡聲好一陣子後,決定去廚房面對晚餐……我才不承認我對於自己感情方面的遲鈍非常絕望。

 



 

當我們找到真正的心意對彼此坦白後,颯彌亞的傷也終於完全恢復,於是我們便銷假回到AT──至於後來有沒有走回本壘……不重要不重要。


「雖然你的傷口已經完全癒合,但是還是要小心,最近不要有太大的動作以免他裂開。」我走在颯彌亞身邊一邊提醒他要小心傷口,別看他這樣,其實他最不會養傷了,以前給黎沚上課的時候要是不小心受傷都要一兩個禮拜才會完全好──因為颯彌亞他本來就身手矯健,所以真的要是讓他受傷了大概都不會是什麼小傷。


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他自己都不注意而黎沚還雪上加霜弄更難的課程,導致傷口明明就快好了卻常常裂開。


而我則是因為在黎沚不合理的課程裡太常受傷,而學會要乖乖養傷口它才會快點好的道理。此外,還要常常支援黎沚幫颯彌亞養傷。


「不過就是點小傷。」颯彌亞邊說邊打開門,就是他這個態度,不管多嚴重的傷都會被他說成像是擦傷一樣,難怪傷口總是好得這麼慢。


「歡迎歸隊。」


「歡迎回來!」一進門就聽到喵喵和夏碎組長歡迎的聲音──難得夏碎組長這個時間會待在AT的辦公室裡面而不是在他自己的個人辦公室,不過更讓我好奇的是他的目光一直來回在我和颯彌亞之間,不知道在打量什麼,我還沒開口詢問他又轉過去對其他人──應該是對庚說:「看來這場賭注是我贏了。」


他們在說什麼?我有些摸不著頭緒。


「我們也沒特別下賭注,總之這個結果本來就是你想要的對大家都好不是嗎?」庚微笑地說,不過我還是聽不懂他們到以在打什麼迷糊仗,我不過是不在一個禮拜,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請問你們在講什麼?」我舉手發問,雖然也不是說特別想知道,不過一方面是感覺被蒙在鼓裡想知道、另一方面又覺得好像是件非知道不可的重要事情。


「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只不過是在討論冰炎可不可以在一個禮拜結束長達十幾年的單戀。」庚回答我的問題──等等!十幾年的單戀?這樣的話不就是在講我和颯彌亞嗎?不對,庚剛剛明明就直接指明在說我們了。


「喵喵就說漾漾一定會成功喔!」喵喵很愉悅地附和──不過妳到底說我會成功什麼?其實我什麼都沒有做,只不過是跟颯彌亞互相表達了真正的心意……等等、這樣的意思是說,除了我以外,不只是從小相處的家人和亞那他們,連我共識到現在不過幾個月的同事們都知道颯彌亞喜歡我這件事情嗎?原來我真的有這麼遲鈍?


「看來是個冰炎會滿意的結果。」夏碎組長對著我說,看他的微笑我想不只是颯彌亞,好像連他也非常滿意這個結果?「你說是吧?媳婦。」

 


媳媳媳媳──媳婦!

 


「夏碎組長!」我大喊想要說什麼,可是下一秒卻被颯彌亞打斷。


颯彌亞的手搭到我的肩上,於是我反射性得想轉過頭卻看到他的臉朝我的方向放大,接著只感覺到觸及臉頰那不算陌生的柔軟觸感──颯彌亞當著所有人的面吻了我的臉頰,還對夏碎組長說:「怎麼?你忌妒嗎?」


「學學學、學長!」我在震驚之餘還看到庚跟喵喵很淡定地不知從哪裡拿出墨鏡戴上──嗚嗄、我突然覺得我沒臉待下去了。


「褚,不用太擔心,我是不會反對辦公室戀情的;反正我本來就希望你和冰炎互通一下心意。」夏碎組長也不理會颯彌亞的挑釁,轉頭對我說明他的立場,「不過前提是不要影響其他人還有任務喔。」


看著夏碎組長的笑容……老實說,我現在又突然想換組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雖然我是很高興你跟褚終於互通心意了,不過看來是還沒走回本壘吧?」夏碎趁著褚冥漾不在時,問著颯彌亞而且語氣不知道為什麼非常愉悅。


「關你什麼事。」颯彌亞則是黑著臉給了這樣的回覆。


「我只是在關心下屬而已,別問我怎麼知道的反正看褚身上的草苺還有肢體動作也知道你最多只有到三壘就被喊卡了──不過往好方面想起碼你沒有出局。」夏碎雖然嘴上說著是在關心下屬,不過後面揶揄的成分倒是不少,「看得到、幾乎咬在嘴邊卻沒辦法吃很不好受吧?還是說其實是他不願居於下位?」


「閉嘴!」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距離真正的春天似乎還有一小段……或者該說是一大段的距離。



=======================>

這篇到底是怎麼寫到一萬字的,我真的沒有半點印象

我只記得我讓冰炎看得到吃不到,非常爽(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筑紫 的頭像
筑紫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