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前面還有一個選擇是校園

 

原來我的人生觀不及格、連愛情也不及格。

 


這裡是總局隔了一條街的警員宿舍……應該說是警員社區。


而我現在正在房間裡面照顧因為上次空中炸機任務而中彈的颯彌亞,這之中有一半是我自己要求的,因為我還是覺得颯彌亞會中彈有大部分還是我的錯,沒有早點弄懂AT特勤組存在的意義,也沒有早點認清自己的身分與工作。


 

「嘛、褚你就好好專心照顧冰炎吧。」當我提出想要請假照顧颯彌亞的時候,夏碎組長倒是很爽快地一口答應了、爽快到讓我覺得其中可能有詐,雖然這可能只是某種錯覺,「再怎麼說你們也是搭檔,總是要學會互相照顧的。」


「反正最近也不會再接到那種抹煞任務,我想你也需要再多釐清一下一點自己的想法與作法,趁這段時間好好想一想吧──關於你自身還有未來的事情。」夏碎組長補充,雖然我覺得他講的好像不只一件事情、有點雙關的感覺,但是我時在是想不出他還想表達甚麼。


總之,我就拿著這個名正言順的一個禮拜短暫假期待在宿舍照顧颯彌亞,夏碎組長這麼爽快就當作是我想太多吧。


 


 

「好了,不要說我不幫冰炎。」當褚冥漾離開辦公室後,夏碎對著其他還在辦公室的組員們說,「冰炎喜歡褚的這件事情這麼明顯,你們說這次的假期過後他們到底會不會有進展?也沒要求來個再見安打,起碼上個一壘也好有個交代?」


不過這個交代到底是要交代給誰呢?亞那嗎?


「一定會啦,喵喵看得出來漾漾也喜歡冰炎喔,所以他們一定可以成功在一起的。」喵喵說表示,雖然這句話讓人無法理解她的信心到底是從何而來,她又是怎麼能這麼肯定褚冥漾的心意。


「那可不一定。」庚反而是潑了一盆冷水出來,「羅馬可不是一天造成的,我看冰炎也不是第一天才喜歡漾漾,說不定已經喜歡很久了,而漾漾竟然都沒有發現……也可以算是一個奇葩了,不過我賭除了漾漾本來就比較遲鈍一點,有八成的原因還是冰炎他太悶燒了,這年頭追逐戀情都是要主動一點的,青梅竹馬這個身分不過就是近水樓臺罷了也不一定會吃香。」


「基本上冰炎如果可以好好把握這次機會的話,我想應該會有很大的進步。」夏碎這麼說著,而他看起來真的是非常有信心,「如果可以有個好的發展,不管是對他們還是未來的行動上,都是個不錯的結果。」


「總之,結果如何我們一個星期之後就會知道了。」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並沒有做任何評論,而是決定直接等待結果。


萊恩?萊恩又跟牆壁融合了。

 


 


我離開了AT特勤組的辦公室後先是到超市,既然跟夏碎組長拿到了一個禮拜的假,那我就要好好的幫颯彌亞養傷──首先就是要補充營養!


買完一些生活必需品跟食材後,我才回到警員社區、穿過重重的的身分驗證程序──譬如指紋掃描還有瞳孔掃描──回到我和颯彌亞的房間。


打開房門,屋內完全是靜悄悄的狀態,我想颯彌亞可能還在睡──雖然他今天早上依舊準時起床,不過被我以病人應該多休養的理由又推回房裡睡回籠覺。


想了想我決定不去打擾颯彌亞,直接進到廚房開始切切洗洗。雖然我在警校念了四年,不過說實在的,在黎沚的無差別教育下,我對我的廚藝還頗有自信的。雖然那堂課的名稱是「野外求生下廚實做」,是針對在野外求生時如何運用現有或是可以在週遭找的果實、動物、花草來解決民生大事。不過想也知道,既然老師是黎沚,那麼課程才不會這麼簡單。


 

「好了漾漾,雖然我們這堂課的重點是針對在野外求生時如何運用現有或是可以在週遭找的果實、動物、花草來解決吃飯的問題。」黎沚在課程正式開始前照慣例會先說明他的課程計畫與目標,不過有了幾次經驗後,我就知道他等一下要講的話才是重點,「可是呢,在我們學會如何運用之前,首要的任務應該是要有下廚的技巧,你說對吧?」


「我想應該對吧。」我跟著回答──難道我能說不嗎?如果我可以說不的話,我首先要反對的大概是黎沚的上課模式。


「這就好比我跟你說其實在野外找到野薑花可以果腹,結果你卻不知道該麼料理一樣。」大概是我用了應該這個語詞,所以黎沚舉了一個比較貼切的例子。不過我還是覺得他這堂課本來就是要教我怎麼料理才對。


「所以說呢,在我們到野外實地進行課程之前,我要你先進廚房學習下廚的功夫!」這句話才是重點,而這個就是黎沚這堂課的課程計畫,不過知道了課程計畫不算是知道全部,課程目標才是重點,因為這個關係到我的期中考與期末考,「那麼我們期中考的考試就決定考佛跳牆了,期末考就來個滿漢全席吧!」


……所以說啊,我們什麼時候才要到野外進行實地實做呢?


 

我至今仍然不知道為什麼「野外求生下廚實做」的期中考是要做佛跳牆、期末考是要做滿漢全席,而我還差點因為做不出滿漢全席而被黎沚當掉--雖然我曾經極力懷疑過黎沚叫我做這些東西根本就純粹只是他想吃而已。


總之,托那堂課的福,雖然我不敢說自己的廚藝有多好,但是基本的下廚功夫還是有。


我一邊切切洗洗,一邊思考著我加入AT特勤組到現在的總總情形。


先是我第一次的變裝任務,不過那個只是個小小任務,並沒有讓我意識到什麼不對勁──除了被迫換上女裝。真的要說的話就是羅耶伊亞醫院的那個任務,那時候跟西瑞的談話才讓我察覺我待著的並不是普通的組別。


還有我第一次殺人也是在那次的任務裡,就算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我還是忘不了當時渾身冰冷的感覺與顫抖,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這麼一條人命就在我手中消失,還是害怕著如果他不死就有可能是我或颯彌亞死亡。


還好有颯彌亞,在我因為奪走人命而不知所措的時候待在我身邊。不然我現在可能還現在那個死胡同裡面──颯彌亞的手真的很溫暖。


可是這也讓我不禁思考,在我加入AT以前,颯彌亞到底獨自面對多少次這樣的任務?每次的任務都會面臨這樣的危險槍戰嗎?

 


「冥漾,你要知道其實這個世界很黑暗。而在AT特勤組裡面,比在其他地方更容易接觸、也會接觸更多這個世界的黑暗,我從以前就開始在接觸這些黑暗所以無所謂。」


「可是我不希望你接觸這一些──冥漾,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咚──!


 

我將高麗菜切半後也瞬間回過神,剛剛不知道為什麼一瞬間跳到空中炸機任務的時候──其實那也不過是上個禮拜的事情。


那時候因為颯彌亞受傷,我也同時真正了解AT特勤組存在的意義,不過怎麼會突然跳到醫院的那一段?而且還是颯彌亞握住我的手說話的時候。

 


冥漾,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颯彌亞對我說這段話時認真的表情還有那個慎重的眼神,還是會令我忍不住心跳加速、臉頰發燙,就像是宣示一樣。如果我是女生的話我可能就會當場說我願意了。


雖然我覺得他最重要的人應該要把亞那或是他媽媽排在第一順位才對──雖然亞那總是喜歡跟他撒嬌,讓颯彌亞動不動就發脾氣。不過老實說聽到他把我排在最前面,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有些高興。


再怎麼說我們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以前總是玩在一起,更何況連大學期間還是直屬學長學弟──其實就某方面來說也是唯一的同學。因為這些原因,我們對雙方都是非常地熟悉與親密,幾乎比一般同學、朋友、青梅竹馬之間的關係更緊密。


不過通常會這麼親密嗎?


我把所有材料丟進砂鍋以後仔細思考著。


我跟颯彌亞從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那時候是因為凡斯跟亞那是朋友的關係,所以我們才會接觸到,接著就演變成你來我家吃飯、我去你家借宿的情況。


去他們家拜訪時會一起吃飯,其他人不願跟我在一起玩樂時他會陪我一起玩鬧、不管是我去他家借宿還是他來我家都一起幾同一張床──不過到了發育期後就變成個別房間了,畢竟一張床要擠兩個男生還是太勉強,就算不同班及我們也會一起上課……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颯彌亞已經占據了我大半的記憶。



──他對我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人。



粥的香氣打斷我的回憶,我把火轉小試了試味道──很好,不會太重也不會太過清淡。


我滿意地將整鍋粥連同碗一起拿去颯彌亞的房間,結果一開門竟然看到他坐在床上看書,原來剛剛這麼安靜不是因為他在睡覺,而是在看書。突然,我又有些不高興了──他就不能乖乖睡覺養傷嗎?


「我以為你在睡覺。」我走到床邊放下鍋子一邊說。


「睡太多了,睡不著。」颯彌亞說,「反正我也有乖乖聽你的沒有到處亂走,只有看書而已。」


颯彌亞有八成也知道我在不高興什麼,馬上就補了後面那句話──他這個樣子是要叫我怎麼生氣呢?簡直被他吃得死死的。


我嘆了口氣轉身幫他盛粥,給他之後又幫自己盛一碗、拉了一張椅子坐在一旁看著他小口小口的對粥吹氣降溫──好吧,看在他是病患的份上,我就不跟他計較了。


週遭頓時安靜下來,只有瓷碗與湯匙撞擊的聲音發出,這樣的靜謐在我們兩個之間通常不常發生。以前不管是在我家還是颯彌亞他家,就算我們兩個只是靜靜的坐在一起,附近也都還是會出現其他聲音──最常出現的大概就是亞那的聲音吧,而在給黎沚教導的那段期間也總是充滿黎沚的聲音。


像這樣,完全沒有其他人的噪音,還是第一次。有點不習慣。


在安靜的場合下總是特別容易想東想西,不知道為什麼那天在醫院跟颯彌亞的談話又重新浮現在我的腦袋。特別是颯彌亞對我說那句話的時候……不行,再想下去又要臉頰發燙了!


「冥漾?」颯彌亞的聲音打斷我的思考,我愣愣地跟著轉頭面向他無聲向他詢問叫我幹麻?「怎麼了?你的臉怎麼看起來有點紅?」


結果還是發燙了嗎?


「沒有吧?大概是剛剛煮粥的時候被熱紅的……」我笑著想要搪塞過去,反正颯彌亞也不會知道我在想什麼,幹麻心虛呢──


「嗯。」颯彌亞點點頭,又轉回去繼續吃他的粥。室內再度恢復安靜……其實還是會有點不習慣。


「那個……颯彌亞。」可能是真的不太習慣這樣的安靜,我不知不覺就開口了。


「嗯?」颯彌亞轉過頭將注意放到我的身上。


「關於之前的事情,我想了很多。」其實我也沒有特別想要開哪個話題,只是碰巧剛剛在想這件事情,就順著說出口了感覺像是要把之前在醫院沒有將清楚的部份一次說個明白,順便重申我的立場,「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不希望我接觸這些東西。」


「可是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又說你以前就看過很多這些黑暗面但是我卻不知道,突然讓我覺得我好像不是如我想像中一般的對你這麼熟悉。」我頓了頓繼續說,「我希望可以跟你站在同一個位置上,看同樣的世界,別因為它是什麼黑暗面就把我給排除掉。」


我抬起頭來正視颯彌亞,結果卻看到他一臉溫柔的表情看著我,雖然跟上次那慎重認真的表情不一樣,但是還是讓我有些心跳加速──奇怪,明明這張臉早就看了十幾年,應該要免疫了才對。


「颯彌亞,你也是我很重要的人。」我說,我甚至覺得這比上次在醫院講的時候還要慎重。


「不一樣的,你不懂。」而颯彌亞給了我這七個字……欸?


為什麼我難得真情流露講了這一長串話,颯彌亞卻說我不懂?雖然我本來就沒有特別預期颯彌亞會怎麼回覆我,不過這也跟想像中的差太遠、太跳痛了吧?


而且是什麼不一樣?我又不懂什麼?社會的黑暗面嗎?這個當然要等我以後慢慢來理解啊──雖然經過了兩次的任務我已經有一種很深刻的體會了。


「冥漾,我喜歡你。」在我疑惑的同時颯彌亞又說,他的表情非常慎重。


「我也喜歡你啊。」我跟著回,有點不懂他為什麼突然冒出這句話。


「但我的是這種喜歡……」颯彌亞邊說邊拉過我的手使我順著他的力道往前傾,而他的話則是消失在我的唇邊……


我睜大了雙眼,嘴上感覺到溫熱柔軟的觸感、溫熱的氣息拂上我的臉──過了一下子才知道我被颯彌亞吻了!


大腦一直當機到颯彌亞放開我再度坐回到他的床上,他的表情很平靜完全不像剛告白、吻過我的人,沒有半點緊張……不對,我現在想這個要幹麻?我應該要想的是我要做甚麼反應、可是好像怎麼樣的反應都不太對……嗚嗄──到底該怎麼辦!

 

 

──結果等我一回過神,我已經衝出房間在走廊上罰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筑紫 的頭像
筑紫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