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各位,今天是最後一天,但是我們不能鬆懈反。」夏碎組長說,「對殺手來說今天是最後一次下手的機會,所以要更加警戒。」


「收到!」


任務目標的手術時間是挑選在病患較少的上午,而預計手術結束的時間是三個小時後,重點就是這三個小時以及手術結束後等待麻醉消退的時間,這是最後可以下手的機會。


我走在手術室外面巡邏。早上這段時間根本就不會有其他病人,在我身邊經過的都是這幾天見過的醫生護士,然後我還隱隱約約可以聽到另外一邊小兒科傳來的兒童嬉鬧聲。


手術已經進行一個小時了,大概在半個小時就會結束。我準備走到小兒科後再繞回到手術室的門口,而颯彌亞現在正在手術室外邊監視待命。


途中我遇到了一位女醫生,她穿著手術的綠色衣袍、帶著隔離帽跟口罩,我想應該是等等要準備進行手術的。


我點個頭跟她示意之後繼續往小兒科走去。


只是走著走著,我突然感到有些詭異。醫院早上的病患通常都很少,而且手術其實排的也不多,印象中今天早上的手術好像就只有任務目標的那一場,可是剛剛看到的醫生護士除了固定輪班巡邏的以外似乎還多了一、兩位。


「千冬歲,今天早上只有一場手術吧?」我用通訊器向千冬歲確認我有沒有記錯今天醫院的手術排程。


『對、其他的手術全部都是下午兩點後才開始的。』耳邊傳來千冬歲肯定的答覆。那麼剛剛那個也有可能是進去支援醫生的護士嗎?不過我記得手術開始後就不能有其他人進出才對。


而且我還是覺得那名醫師或是護士有點怪怪的……到底是哪裡呢?說起來她又是哪個科別的?


「颯彌亞!剛剛那個女的有問題、攔住她!」我突然對著通信器大喊。


我想到為什麼我一直有種詭異的感覺了,在這次的任務之前,我們除了看過目標的詳細資料外,千冬歲還把醫院裡面所有的醫生、護士名冊整理給我們看過一遍──不過羅耶伊亞本家的人就沒有特別整理了,所以我之前才會忽略西瑞的存在。


而剛剛那名經過的女子,我完全沒有半點看過她的資料的印象,也就是說她並不是羅耶伊亞醫院的人!但是因為她剛剛戴著隔離帽又戴著口罩所以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我加快腳步往前奔跑,這棟大樓是採圓形圍繞的,因為我已經繞了半圈,所以直接繼續往前反而比折返回去追還來得快趕到手術室外頭,但是在我跑到一半的時候又發現一件更奇怪的事情──太安靜了。


現在已經過了十點,就算今天早上這層樓沒有其他的手術但是還是有小兒科的病房在,剛剛我明明還聽到那些小鬼喊著說要去闖蕩江湖──當然,護士是不可能隨意讓他們離開病房周圍的──怎麼現在都沒聽到半個人的吵鬧聲?


「颯彌亞、小兒科那邊好像怪怪的,我去看一下。」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當下一轉彎就先跑去了小兒科。


『冥漾、小心一點。』颯彌亞說。


「嗯。」我回應,有颯彌亞在、剛剛那個不明女子的應該很好解決。


但是如果對手來的不只一個人呢?我記得夏碎組長說想殺死任務目標的不只一個人。我想我等等還是快點跟颯彌亞去會合好了。


我一到小兒科的病房外,就看到有一個人穿著護士的制服背對著我,手上好像有抱著小孩子……情況真的不太妙。


「你是誰?主治醫生和其他護士呢?」我警惕地問著,她不是我這幾天來巡邏時看過的護士,其他護士不知道去了哪裡,也沒有看到其他孩子,如果對方真的是來者不善的話,那麼孩子們的處境可能就很危險。


然後那名女子轉過身來,我看清楚了她手上抱著的孩子是那天自稱是紅幫幫主、被其他孩子暱稱為小紅的紅色幫幫──以及頂在她太陽穴旁的手槍。


我的腦袋瞬間炸開一般,無法做出任何反應,但是實際上看著她手上的孩子,即使米納斯帶在身上我也不能做什麼。


「警察?」那名女子疑惑地說著,「對了,好像聽說有特勤組的人混進來了。」


我這時回過神問:「職業殺手?你到底想做什麼?」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要麻煩你在這邊等到我的夥伴完成任務後才能離開。」那名女子說著,「別擔心,他們很快就會處理好的。」


「當然,如果你執意要走或是玩其他小動作的話,我就只好讓這個孩子代替你永遠留下來了;對了,我想其他孩子們也會很高興留下來陪她,反正這裡是醫院,每天來來去去、生生死死的人這麼多,多他們幾個也沒關係吧。」


『漾漾,先繼續把她拖住,我正在查總共有多少人。』耳邊傳來的千冬歲的回報。


『醫院已經全面封鎖,上面的樓層也封閉了,其他住院病患們已經在護士的安排之下待在病房裡面。』喵喵也傳來她那邊的消息,『羅耶伊亞醫院也派出人手來保護病患了。』


『往手術室前進中。』而萊恩則是準備前往支援颯彌亞。


「既然是職業殺手,不可能會不知道這裡是誰的地盤吧?」依照現在的情形,我完全沒辦法做任何反擊動作,只好用其他方法先轉移對方的注意力,「在這裡明目張膽地抓著他們的病患,這樣好嗎?不怕換成你自己成為他們槍口下的目標?」


「怎麼?既然我都敢抓這個小鬼了,你想我還會怕羅耶伊亞家嗎?」那名女子冷笑著,接著露出凌厲的眼神,「羅耶伊亞家什麼的我才不放在眼裡呢,以為這樣就可以嚇阻我?太天真了吧。」


「這裡可是醫院,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我就這樣跟她僵持不下。


「我是拿錢工作的,這裡也不過就是個拿醫院當表面功夫的殺手集團。」她說,「還跟警察合作,別笑死……」


突然她的聲音消失了,我看著她睜大了雙眼,原本彎著嘴角的冷笑消失不見,只剩下震驚的表情。


我訝異地看著她倒下,紅色的血液從她的後頸的一道細長傷口如河流般的流出來,使她的衣服全變成紅色,血流到地板上積成一小片血攤。


第一次,我就這樣看著一個人在我面前失去生命,即使知道對方是一個職業殺手,但是這依舊帶給我無比的震撼──生命是這麼簡單就可以消失的。


而小紅則是在那名女子倒下前就落入了另外一個人的懷抱──是西瑞‧羅耶伊亞。


「看在你這麼瞧不起羅耶伊亞家的勇氣上,本大爺就賞你一個痛快。」西瑞對著那名毫無生氣、已經成為一具屍體的女子冷冷地說,但是手上抱著孩子的動作卻很輕柔,「不然光是你這樣對待本大爺的手下和小弟,就足夠讓本大爺殺你個三、四次了。」


我完全沒有注意到西瑞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也完全沒有看到他下手的動作,回過神來眼前只剩下一具屍體,而他對此毫不在意,似乎他剛剛殺死的不過是普通的害蟲,而不是一條人命。


『漾漾,有五個人往小兒科那邊走去了。』此時,千冬歲也傳了消息過來給我,讓我回過神來,『看來不只一組人派出了人馬,不過既然大家的目標都一樣,就先別管誰了,保護任務目標比較重要。』


「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此時西瑞已經把小紅抱回病房安置好了,他沒有回答我而是陸續到其他病房看小病患的情況。


「老四、我這邊要幾個人來幫我顧小鬼。」他拿起醫院的分機直接撥給六羅,「順便把外面的人給換掉,就這樣讓其他殺手大方進來,我們的臉要往哪裡擺?」


接著走回來對我說:「搞清楚,這裡可是羅耶伊亞家的醫院,敢在我們這邊放肆你以為老子還會給她活命的機會嗎?」


「我說過了,我可以救人也可以殺人,誰敢動我這邊的小鬼,我就送他們一個一個下去陪葬。」


此時我才深刻體會到,他那天講的話都是真的,他除了是一名小兒科醫生以外也是殺手集團的殺手。


「褚冥漾,既然你在四眼書呆那一組,最好就要有這樣的認知。」他說,「先搞清楚你到底在什麼組別裡面吧。」


然後他就往外圍的走廊走去,站定後馬上從衣袍的口袋裡面拿出一樣東西,接著我看到千冬歲剛剛講的那群人出現在視線範圍內。


銀光一閃,那些人的脖子就噴出了大量的血液──他手上拿的是手術刀。我看著他如鬼魅一般迅速地在幾個人之間移動、移動之後就會有人倒在自己的血泊當中,不一會兒,他身上的醫袍全染上了那些人的血跡,


聽到了另外一邊也有人跑來的聲音,我才想起現在正在任務當中,我連忙拿出米納斯上前幫忙,沒想到人數比千冬歲回報的還要多,看來真的不止一組人馬想要殺任務目標。


我裝上了消音器,不管怎麼說這裡還是醫院,要是讓人聽到了槍聲肯定會造成混亂。我往西瑞的另外一個方向行動,我對著那些人的肩膀及大腿開槍……但是下一秒倒下的其中一個人又拿起手槍朝我開了一槍,雖然我及時閃開了彈道但是子彈還是劃過了我的臉頰,火辣辣的刺痛馬上襲擊我的神經。


在我閃避的同時幾把手術刀從我的身後飛過來插在那些人的心臟上!他們呻吟了一下、又倒回了地上。


「你是白痴嗎!」西瑞大罵的聲音傳來,我轉身一看週遭的殺手全部都已經躺在地上,沒有了氣息,「你以為這些人跟上次那些保鑣一樣,只要給幾顆子彈讓他們喪失行動力這麼簡單嗎?他們是殺手、職業殺手,這幾顆子彈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痛不癢,中槍了照樣爬起來,你不知道嗎?」


臉上的灼熱感還在──即使黎沚以前那些亂來的課程再怎麼逼真,但還是比不上真正的實戰。


「要不是因為你是我的小弟,我就讓你自己吃顆子彈體驗一下。」


此時,又跑來了幾個人,不過他們身上穿著是醫生袍,我想應該是六羅派來支援西瑞的幫手。


「給老子把這些屍體清乾淨,等等要是給哪個小鬼看到了你們就等著瞧。」西瑞拖下被染成血紅的醫袍換上一件新的,一邊對那些人指揮,明明上一秒才奪走了近十條人命,但是他現在卻在關心昏迷在病房內的小病患,深怕他們會看到任何血腥畫面,「喂、還不快去和你的那群組員會合?這裡老子自己會處理。」


我用著有些複雜的心情看了他一眼,緊接著趕去跟颯彌亞會合,身為他的搭檔我總不能不在他身邊。


等我到了以後,看到的是跟方才一樣的狀況。地板上橫豎躺著屍體,有些還在冒著血液;有些雖然沒有出血,但是看著他們脖子不自然的角度也可以知道他們已經沒有了氣息。


恍惚間,小兒科外走廊和這裡在我眼中重疊了。


唰──!


一枚子彈從我旁邊射過去,陷入了後方殺手的身體內──那是颯彌亞開的槍。


「還在發什麼呆!」颯彌亞對我大吼!我看到他身上也有一些被子彈擦過的痕跡。的確,在這裡發呆的話,颯彌亞或是我下一秒可就真的要去那片紅色花海報到了。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怎麼了,握緊手上的米納斯對那些殺手開槍,但是我的攻擊方向不再只是手臂或是大腿,而是腦袋及心臟。


颯彌亞似乎有些訝異地看著我射擊的目標,但是馬上又把注意力轉回到自己的任務上。


槍戰很快就平息了,大概是因為對方發現傷亡太過慘重,千冬歲傳來了許多人都撤退的消息。


然後,手術順利結束了──我們的任務結束了。


「冥漾,你沒事吧?」颯彌亞收起烽云走到我旁邊問。


「沒什麼,只是第一次……奪下別人的生命。」我看著手中的米納斯,喃喃說著。


我看著附近倒著的屍體,突然感到有點茫然,我所待的特勤組是什麼樣的組別,這樣的任務層級已經不是普通的維安小組或是霹靂特勤組的級別了。


而且我有一種感覺,其實AT應該不只是普通的特勤組這麼簡單,不然為什麼西瑞會說我不清楚我所待的是什麼組別?


「即使是待在刑事組也一定會碰上這樣的情況,你不開槍的話就換成是他們開槍殺你了。」颯彌亞按著我微微顫抖的手安慰我,不過他應該不知道我現在心裡所想的並不完全只是殺人的事情,「走吧、我帶你去擦藥。」


颯彌亞一說,我才想起我臉上還有被子彈擦過的痕跡;其實颯彌亞身上的擦傷也不少。像這樣槍戰的任務之前有很多嗎?颯彌亞之前也都會碰上這些危險的任務嗎?難道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颯彌亞才不要我進來?


好多問題想問,但是我就只是讓颯彌亞幫我上藥,沒有開口問任何問題,因為我覺得就算問了,颯彌亞也不一定會說。


 

之後我回到小兒科病房。走廊上的屍體已經全部都被清乾淨了,連血跡也被擦掉,除了牆上殘留的槍彈孔以外,這裡完全看不出一個多小時前有發生過槍戰。


「早就跟你們說過了,弱成這樣要怎麼對抗那些小賊?」西瑞的聲音從病房內傳出來,「要不是本大爺及時趕到,我們的地盤豈不是要被那群人給佔領、你們被抓去當下人了?」


「老大好厲害!」


「老大那些小賊呢?」


「大幫主快教我們武功好驅趕那些賊人!」


幾個已經清醒的孩子圍在西瑞的身邊喧鬧著。


「吵吵吵──吵什麼吵?還不給我躺回去吃藥,快點把病養好!」西瑞說,「想要練武、就先把自己養胖一點。」


我看著那個殺手醫師把幾個孩子趕回病房後,才轉過來找我:「呦、搞定啦。」


剛剛那些殺手的氣勢已經消失不見了,現在我面前的就只是一位小兒科主治醫生。


「嗯……」我猶豫了一下,但是還是開口,「剛剛很謝謝你,那個叫小紅的孩子沒事吧?」


「小鬼全都好得很。」他哼哼笑著,「什麼都不記得了,還能有什麼事?」


「不過老子告訴你,要是你真的不知道你那個組別在做什麼,最好去搞清楚。」他說,「先警告你,那個組就跟我們家沒兩樣,你還是別抱太大期望。」


其實他不說,我也會想辦法弄清楚的。


畢竟這是我所待著的組別。


創作者介紹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