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我說,接著我就和颯彌亞一起闖進那一層樓──當然,他是從另外一邊。我一進去趁裡面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前,就先往他們的肩膀、大腿各送上一槍,不過只有拿一把槍的確是有點慢,雖然已經設定成全自動,但是對方人真的太多了。

  我把已經空的彈匣砸在其中一個人頭上後,隨即踢開旁邊的門彎進去。靠在牆上,我馬上換上新的彈匣,其實這前後根本不超過一秒,但是當我要出去時,卻有一個人從我面前跑了過去……是那個不良台客!

  「太慢了太慢了──既然這樣,這些人就讓本大爺陪他們玩一玩吧!」他一邊說著一邊朝那些人撲過去。而那些人終於回過神來知道要拔槍了,一時之間槍聲大起。不過那個不良台客一樣不放在眼裡,竟然可以閃過那些子彈,就這樣空手把好幾個拿槍的人給打趴在地──不過也就只是打趴在地而已。

  我上前趁他們恢復行動能力之前先給他們都補上兩槍,再把他們原本拿的槍給踢開──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可以讓我支解槍枝。

  「這是我負責的任務,你不要隨便插手啦!」我對著那位不良台客說──現在最重要的事先阻止那位不良台客,在這種緊急時刻,他身為組外的人,不該這樣隨邊處理我們的事情。

   「你當老子是誰啊?老子剛剛不過是在暖身、玩玩而已,再說你看老子是那種放任柔弱女子獨闖虎穴的負心男子嗎?」那位不良台客回了這句我完全聽不懂的話。

 

  靠──我是男的!你又是走錯哪個攝影棚的臨時演員啊!

 

  『褚、現在不要管西瑞了,他要玩就讓他去玩,現在最重要的是先處理掉控制器!』夏碎組長說著。

  『歲、我在這個房間找不到那個拿控制器的人。』萊恩緊接著發話。

  『萊恩你在哪裡?』千冬歲問。

  『最中間的房間裡面。』

  我一邊聽著其他人的對話,一邊繼續前進。反正那位不良台客想幫我開路就讓他開吧。

  『距離目標位置還有十公尺。』颯彌亞的聲音傳來。

  『漾漾你距離目標位置還有三十公尺!』千冬歲提醒我,『不可能,萊恩你再看看有沒有漏掉哪個房間?』

  我加快速度,可是這個時候我的彈匣又空了,所以我再度甩開空彈匣,踢開最近的一扇門閃進去要換彈匣順便喘一口氣,其實外面的人都已經解決得差不多了,我已經可以看到颯彌亞在另外一邊的身影。

  因為颯彌亞還再持續攻擊,所以靠中間的這些人都把注意力放在颯彌亞身上。突然被夾擊,這些人應該也沒辦法立即性地反應。

  不過原本應該待在房間裡面的主謀到底去哪裡了?難道已經先收到消息逃走了嗎?不過走廊剛剛就已經被我跟颯彌亞包抄了,也沒有看到有人要趁機離開啊。難道說這裡面還有誰負責接應嗎?算了、先找到拿著控制器的人比較重要。

  我幫米納斯裝上彈匣準備出去支援時,卻聽到後面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不要動、把槍放到地板上轉身,不然我馬上就按下按鈕放出整棟大樓的毒氣!」

  我轉過頭,錯愕地看著剛剛發出聲音的人,而他的聲音會異常低沉是因為他臉上帶了防毒面具,而且他的手上真的拿著一個控制器。

  『問到了,拿著控制器的人在往前兩間的房間裡!』這時,通信器也傳來庚的聲音──這個事情……不能早點講嗎?

  「沒聽到嗎?快給我把槍放下!」他喊著。

  『褚,先照著他的話做,再伺機何動。』夏碎組長也知道了我這邊的狀況,然後傳來指示。

  我緩緩蹲下身體,將米納斯放在地板上,再慢慢起身將手舉在頭的兩側。這時,後方傳來了跑步聲,我下意識轉頭,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拿著控制器的人從後方上前把我抓住並馬上往後倒退,我也清楚看到了出現在門口的颯彌亞跟金色鋼刷,也有隱隱約約看到萊恩的樣子。

  「全部都不准動、也不准靠過來,不然我就按下按鈕。」那個人右手勾住我的脖子,左手拿著控制器展示給颯彌亞他們看,似乎想表示要是他們靠過來他就會按下去的可能性。

  「挾持良家婦女算是什麼好漢?有種就把面具給拿下來!」金色鋼刷對著這邊嗆聲,是颯彌亞把他拉開,他才安靜下來。

  『現場人員聽著,現在的重點任務是拖延時間。』夏碎組長的聲音再度傳來,『目前推測毒氣要靠著空調散發出來,現在米可蕥已經趕去中央空調系統,在中央空調掌控在我們手下之前,能拖延多少時間就拖延多少時間。』

 

  重點是我們現在要靠什麼來拖延時間才好?我和颯彌亞都皺起了眉頭。

 

  「真麻煩呢,為什麼會有警察呢?我明明就聽說不會有有警察啊,可是現在這群人又是怎麼樣呢?」結果那個人竟然開始碎碎念起來,雖然隔著防毒面具導致聲音非常低沉,但是我還是聽到了一點點的口音……這是外國人?「你們兩個給我退到門外!」

  爲了拖延時間,颯彌亞退到了門外,也順便把不良台客給拉了出去。而我當然還是在這邊繼續被挾持……我得快點想想有什麼事情可以拖延時間。

  「所以說啊、到底爲什麼會有警察呢?再說又是怎麼發現我在這個房間的呢?剛剛明明就找錯房間了不是嗎?」接著我卻聽到那個人繼續碎碎念下去,不過他會被找到真的是一個意外,我也不過是隨意踢開了離我最近的門進來,結果就踢中大獎了,「雖然說這並不會影響事後的結果,但是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真的很討厭呢,真是煩燥。」

 

  我說……令人感到煩躁的明明就是你吧?這時候還在碎碎念什麼鬼?不過如果他就這樣碎碎念下去也好,至少他自己就已經在幫我們拖延時間了。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帶著防毒面具的人挾持我站在房間裡面──其實說挾持我,實在是沒有什麼威脅感,畢竟他也只是把右手以手刀頂在我的脖子前面。最大的威脅還是左手拿著幾乎掌控整棟大樓裡的人的生命的控制器。

  而颯彌亞和不良台客則在門外看著我們……等等、萊恩呢?

  『漾漾、我現在正在你們後面。』我才剛想完,就聽到萊恩的聲音透過通信器傳來,原來他已經進到這個房間裡面了,『等等你先想辦法讓控制器脫離對方了掌控,然後我再趁機制服對方。』

  我聽完之後,先是看向颯彌亞,看見他點頭之後也才跟著點頭表示了解──我相信萊恩一定看得到。

  『喵喵到達中央空調室了!』雖然聽到喵喵這麼說,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們已經脫離險境,畢竟透過空調散發毒氣也只是剛剛的一個推測而已,最保險的情況應該還是把控制器給搶下來。

  「所以說時間還沒到嗎?另外一邊怎麼都沒有回報,現在到底要不要按鈕呢?還是說已經不用按鈕了?那這樣的話我又要怎麼離開呢?」後面的人還在持續喃喃自語。而我則是專注在他手中的控制器,等待機會。

  時間就像停滯了一樣,每一秒鐘就像是隔了一年之久。終於,他的手往下垂了一點的瞬間,我先是往他的右腳重重踩下同時抓住他的右手──不得不承認這是上次在餐廳看到老姊的動作所給我的靈感。接著我拉著他的右手順勢往下蹲、趁他身體不平衡時,踢起我的左腳把控制器踢出他的手中!

  飛在半空中的控制器馬上被颯彌亞掏槍打壞,而帶著防毒面具的那個人也被萊恩給制伏住了。不過那位不良台客卻不知道跑去了哪裡。

 

  已經結束了嗎?

 

  我看著被颯彌亞打爛、失去功能的控制器以及被至伏在地的主謀,有點反應不過來,已經結束了、脫離險境了嗎?

  『褚,你做得很好,現在危機已經解除了。』恍惚間我聽到夏碎組長的聲音。

 

  既然這樣,那我應該可以……

 

  「冥漾!」我最後聽到颯彌亞叫我的聲音後,就被一片黑暗籠罩、失去意識了。

 

 *

 

  後來我聽到喵喵跟我說我是因為緊張過度加上激烈運動,又因為氧氣不夠,所以一放鬆後就直接缺氧昏迷了。

  等我醒來以後,我已經回到車上了,雖然臉上的妝還沒卸掉、那身禮服也還穿在身上,但是馬甲啦、水餃什麼的已經通通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我當下唯一個感想是──可以呼吸新鮮空氣真好!

  「所以說,寄恐嚇信的不是那一批人?」現在是距離任務結束後兩天的下午,我們正在辦公室裡聽取任務的結案報告,沒想到我當天在會場上隨便亂想的可能竟然是真的?

  「其實嚴格來說,他們是同一個組織沒錯,但是分成兩組人馬各自行動。」夏碎組長解釋,「記得那天的慈善晚宴上有個小活動就是慈善競拍,我後來回到會場剛好趕上競拍,不過因為有突發狀況,所以那場競拍就被我阻止了。」

  「後來我們清查了一下拍賣物品,發現裡面有幾項物品來源不明,那些不明物品大概就是那兩批人的目標。」千冬歲跟著說明,「關於那些東西的來源,現在已經轉交刑事組那邊讓他們去調查了。」

  「抓回來的人也被我們逼問了一下,其實他們那天所謂的毒氣也不是真的毒氣,只是普通的催眠瓦斯而已。」庚也說了她那邊的報告,雖然那時候搞得大家都很緊張,不過也真的好在那不是真的毒氣,不然要是一個失手,後果真的會不堪設想。

  所以說聽完報告後,我所知道的正確情況應該是這樣:所謂來源有問題的東西呢,其實是屬於某個宗教還是組織的,至於東西是怎麼出現在宴會的慈善競拍上,這點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這個大概也是當初主辦單位收到恐嚇信的時候,不想讓警方介入的主要原因。而慈善晚宴的主辦單位現在也正在接收調查。

  反正這個宗教還是組織爲了把東西拿回來就出現分歧的意見,一方是打算先阻止慈善晚宴舉行,再趁機交涉把東西拿回去的和平作法,雖然他們寄來的恐嚇信完全看不出半點和平的意味。

  而另外一派人馬就比較激進一點,打算直接潛進會場,趁著競拍進行時,只要一看到屬於他們的東西,馬上就放出催眠瓦斯,把所有賓客都弄昏後,再趁機把東西帶走。而那天拿著控制器被我們制伏的人也不是真正的主謀。

  雖然這背後的理由說穿後,令人感到有些無力──既然是這樣,何必派我們出馬呢?為此我還降低我的恥度,幾乎拋棄我的羞恥穿上女裝出任務耶!──這絕對不是我抱怨的主要重點。

 

  不過沒有什麼大事,真的是太好了。

 

  「對了。」夏碎組長似乎想起了什麼,「我在阻止競拍活動的時候,還好有亞那瑟恩前來幫我一起說話,阻止行動才能這麼順利。」

  亞那?亞那怎麼會幫忙夏碎組長呢?應該說他怎麼會跟這件事情扯上關係呢?而且我覺得就算夏碎組長不需要亞那的幫忙,應該也可以順利阻止競拍才對啊。

  「所以爲了感謝他,我送了他幾張照片。」夏碎組長繼續說,「褚,你和冰炎應該不會介意吧?」

  「其實送照片也……等等,夏碎組長你送的是什麼照片?」我正打算回答說送照片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時候,突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夏碎組長送照片問我的意見幹什麼?除非他送的是我的照片……他該不會是送……!

  「就是你那天出任務的照片啊。」夏碎組長說出這個讓我絕望的標準答案,「你也知道我們出任務的時候都會有攝影紀錄,所以我還特別用了幾張你的任務特寫,今天早上才寄去給他而已。」

  既然夏碎組長你都已經寄去給亞那了,那何必過問我的意見呢?你的先後順序是不是搞錯了?

  不對,重點是夏碎組長你怎麼可以不先經過我的同意就把我的照片隨便給亞那!再說,為什麼你都寄了還要告訴我這個殘忍的事實?讓我什麼都不知道不是很好嗎?至少我現在不用在這邊陷入自我厭惡的情緒裡面。

  「冥漾,走了!」當我無限輪迴在自我厭惡的情緒時,颯彌亞突然站起來對我說道。

  「走?要去哪裡?」我一時反應不過來。

  「當然是去攔截信件!那些照片怎麼能給那個死老頭收著!」颯彌亞理所當然的說,接著就把我一起拉出去了。

  由於我就這樣被颯彌亞一起給帶走了,所以就沒有聽到之後夏碎組長所發出的疑惑:「如果冰炎他們要攔截信件的話,不是要找千冬歲會比較快嗎?畢竟我是用電子郵件寄出去的啊。」

  當然我也不會看到喵喵和庚在我跟颯彌亞離開後就直接笑倒在桌子上。同樣我也不會知道,我和颯彌亞只會撲空,攔截不到任何照片──不過這在我們離開後三十分鐘也得知了。

 

  ──夏碎組長你這個混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筑紫 的頭像
筑紫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