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邊有幾個人,我剛剛聽到他們在講毒氣。』萊恩的聲音再度傳來,也傳來讓所有人震驚的消息,『應該是進來查看情況的,主謀沒有看到,也沒有看到控制器。』 

  ……完了,沒有控制器的話這樣就難處理了,如果萊恩現在發現的人手上有控制器的話,萊恩還可以馬上把控制器拿到手。 

  『……萊恩,那邊有幾個人?』我聽到夏碎組長問。 

  『三個,目前沒有增加的情況。』萊恩說。 

  現在的氣氛非常緊張,我完全忘記我人現在正扮著女裝踩著高跟鞋待在一個晚宴裡面。 

  『很好……AT小組注意!』夏碎組長嚴肅的聲音傳來了指令,『現在萊恩先去把那三個人給放倒,庚去跟萊恩會合,讓他們把主使以及他的所在位置給吐出來,千冬歲先回車上調出監視系統把所有可疑的人全部找出來,我和米可蕥會去依依處理掉,記得也把停車場附近的可疑車輛給過濾出來。』 

  夏碎組長下了這一連串的命令,有些人一聽到就馬上開始行動了,而我現在也屏息等待我的指令。 

 

  ──現在是一個在跟時間賽跑的任務!

 

  『組長、這些賓客怎麼辦?』千冬歲在回到車上的路途中問。 

  他問的正是目前最大的難題,現在會場裡面有近百位賓客,根本沒辦法馬上疏散,而且一疏散馬上就會被那群人給發現,如果沒有在他們發現且放出毒氣之前疏散完賓客的話大概也不用疏散──沒戲唱了。 

  『先不要引起騷動,冰炎和褚先留在會場這邊注意賓客的動向。』夏碎組長說,『雖然之前那封信上都沒有明講任何原因,但是他們會這樣做一定會有他們的理由,而且到現在都還沒有任何動作就代表時間還沒到,短時間內應該也不會有任何動作,而我們現在就是要在那個時間點之前先把那些人給全部解決掉。』

  「收到。」我聽到命令後開始往逃生入口那邊移動。這一層樓的電梯就只有我們剛剛坐上來的那台,所以會場裡面要是還有那些人的同夥的話,最快移動的方式就是走逃生梯;我也看到颯彌亞已經擺脫剛剛那位路人甲,往另外一個逃生出口移動。

  『嗚嗯……』途中我還聽到一些悶哼聲,看來萊恩已經把那三個人給處理掉了。

  『萊恩、記得檢查他們身上的通信器。』千冬歲的聲音傳來,『喵喵這個走廊左轉,那邊有一個可疑人物;組長下個路口右轉,有兩個同夥。』

  『萊恩你把他們都弄昏了,我還要把人弄醒很麻煩耶。』看來庚已經到萊恩那邊了。

  我分神看著會場的情況還有繼續監視原本的任務目標,一邊聽著其他人那邊的狀況。

  「小玥、怎麼換了一套衣服呢?」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雖然對方是叫著老姐的小名,但因為是耳熟的聲音還是讓我下意識轉過頭……

 

  ……亞那!

 

  「欸?漾漾?」亞那愣了一下,但好像又想到了什麼馬上改口,「我是說這位小姐長得真像我家可愛的漾漾,讓我不小心認錯了。」

  誰可愛了?誰又是你家的漾漾?我姓褚,不姓伊沐洛──啊硍!我被亞那給認出來了!

  『說起來,之前好像也有碰過一樣的情形。』耳邊的通信器傳來千冬歲的聲音。

  『是講上次冰炎那次嗎?』夏碎組長也跟著說,我還可以聽到有人被痛打的聲音當作背景音。

  「還真是不好意思。」我現在完全沒有心情跟千冬歲八卦他講的到底是哪件事情。一來是因為現在正在任務當中,二來是我還在被亞那認出的震驚當中。

  「漾樣跟小亞一起來玩都不跟我說。」結果亞那又開始起平常的幼稚對白──雖然他是靠在我耳邊小聲地對我說。

  亞那你也看看你現的的身分、現在的場合好嗎?要是讓人看到某某公司的總裁現在正拉著我哭哭鬧鬧是成何體統?你剛剛不是還想掩飾我的身分嗎?

  而且雖然我是跟颯彌亞一起過來的,但是我們不是來玩的啊;重點是我現在被你給纏住了,颯彌亞快救命啊!

  『冥漾、直接把他甩開就好了。』……颯彌亞,對方可是你爸爸耶,這樣講話可以嗎?

  「亞、亞那,我還有事情……」我委婉地想要跟亞那說明,但是我總不能說現在有人要放毒氣把大家都毒死,快點放開我讓我去把對方抓出來痛毆吧?

  「嗄嗄──跟亞亞的秘密是吧,要小心一點喔。」亞那說了這段話後就把我放開了……亞那應該不知道我和颯彌亞現在正在工作吧?不過那個秘密又是怎麼回事。

  『亞那瑟恩,重點觀察對象。』千冬歲的聲音再度傳來,我完全不想知道他所謂的重點觀察對象是什麼意思。

  擺脫亞那之後,我靠在逃生門附近的柱子邊繼續觀察場內的情況。這時我也冷靜下來思考目前的情形,想一想,感覺有很多地方都有一些可疑與矛盾之處。

  其實說起來,通常會使用毒氣的人是很少的,比較常見的大多都是使用炸彈,但是怎麼說那些都是在恐怖行動上才會看到的。所以為什麼要使用毒氣呢?這些賓客裡面有哪些人是他們的目標嗎?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不過這樣一想,最初那封恐嚇信又顯得有點可疑。當初信上的要求是取消晚宴,主要的目標應該只是晚宴才對,可是現在卻出現毒氣,那意思就是有殺人的目的了。可是,如果一開始就打算殺掉誰的話,為什麼還要先寫信來恐嚇取消晚宴呢? 這樣未免也太矛盾了。

  還是說……寄發恐嚇信的人,跟這一批人的主使並不是同一個人?不然怎麼會又要取消晚宴、又帶人來放毒氣?或者是說有某個人知道今晚會有人要來放毒氣,所以先來信通知,怕不被當成一回事,所以才用恐嚇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又是誰?鑑識組那邊似乎還沒查到發信人的正確身份。

  如果真的是打算殺掉某個人的話,放毒氣是否又太過大費周章?毒氣也沒有辦法選擇說要殺掉誰吧,放出來就是所有人強迫中獎、通通完蛋了。那麼這群人的目標其實不只一個嗎?

  「靠杯,死安因把老子拖來這裡,不准老子染頭髮又要老子穿這身綁手綁腳又綁領帶的衣服!」就在我認真思考的時候,我聽到柱子後邊傳來一個不算陌生的聲音與髒話。

  我彎過去一看──還真的是之前看過的西瑞‧羅耶伊亞,只是他現在身上穿著正式的西裝,頭上也沒有我上次看到的五色鋼刷,但是還是有一頭金光閃閃的……鋼刷。

  他怎麼會在這裡?不對,應該是說他這個髮型與髮色怎麼沒有被攔在外面?

  『漾漾、我好像聽到不良台客的聲音?』我剛把身體彎回原來的地方,耳邊就傳來千冬歲的問話。

  「剛好碰到他站在柱子後面。」我小聲地回應,其實我有點怕會被那位金色鋼刷給發現。

  『八成是代表家裡的人的,名單上有他們家的人的名字,記得離他遠一點就好。』千冬歲說著,『喵喵、下面一層樓有兩個人要注意。』

  其實我也很想離他遠一點,可是離逃生出口最近的地方就是這根柱子了,這裡也是最好的地點,所以我真的走不開。我把注意力轉到任務上,現在只能祈禱那位不良台客快點離開。

  「欸、你剛剛在看什麼看?」結果不良台客竟然從後邊走出來,主動搭話了,老天真是帶我不薄……

  「沒、沒有啊,你應該是看錯了。」見鬼了,我才偷偷瞄一眼,這樣也可以被他發現?

  「你當老子的眼睛是瞎的啊……嗯?你是男的?」金色鋼刷突然瞇著眼看著我,然後這麼說……連這個不良台客都看出我是男扮女裝,原來我的變裝技術這麼失敗嗎?「噓──竟然墊水餃又穿馬甲,還真敬業。」

  雖然他的眼睛不是瞎的,但是也太利了吧!為什麼連我被迫穿上馬甲也看得出來?可惡、他害我想起馬甲的存在,我又開始感覺到呼吸困難了……不行不行──要專心在任務上。

  『就算他的眼睛沒有瞎,他的審美觀也早就死到地心去了。』耳邊再度傳來千冬歲不屑的聲音。

  「說起來……老子好像有在哪裡見過你?」不良台客一直在我身邊繞來繞去,要不是我現在要盯著逃生出口的話,我早就閃人了,「褚冥玥跟你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姐姐。」

 

  「啊、我知道你,你是四眼書呆那個組上的新人對吧。」

 

  他說的四眼書呆……是指千冬歲嗎?

 

  「既然你們在這裡的話,那看來是有什麼好玩的事情是吧?」不良台客突然露出笑容,而且還是那種看到有趣玩具的興奮笑容「正巧老子現在很無聊、安因也不知道跑去哪裡了,老子就陪你們一起玩吧。」

  『死不良台客來攪什麼局啊。』耳邊再度傳來千冬歲的咒罵聲。『漾漾不要理他。』

  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理他啊,可是他現在就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是要怎麼處理啊?把他摔出去嗎?

  『冰炎、漾漾。』庚突然對我們喊道,『問到掌握控制器的人了,在下方五層樓的中央房間裡面。』

  『褚你們快點過去,對方似乎已經察覺不對勁了。』夏碎組長的聲音傳來。

  當下我馬上離開會場,從樓梯衝下去。

  「嘿──對方是什麼來頭?大尾的嗎?」結果那個金色鋼刷竟然跟上來了!

  「我現在正在任務當中、沒有時間跟你玩鬧!」我對他大吼,但是他完全不理我還是一直跟上來。

  『冰炎、漾漾,走廊上大概有十幾個人,他們手上都有槍。』千冬歲傳來對方的消息,『現在萊恩已經先潛進去了,組長正趕回會場,喵喵還在處理上層的雜魚。』

  「了解。」再一層樓就到第五層了,颯彌亞剛剛從另外一邊的逃生出口下去,所以現在是我們包夾對方的狀態。

  我抽出綁在大腿上的米納斯靠在門上察看走廊的情形……裡面的人還真的不少。

  「只有一把槍?你不會雙槍流嗎?」旁邊的不良台客好奇地問著,「不過老子連槍都不用。」

  『冥漾,準備進去了。』颯彌亞傳來訊號。

  「好。」

  『冥漾。』颯彌亞突然又叫住我一次,『小心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筑紫 的頭像
筑紫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