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是相對論的試閱w

*前半段是宣傳MAD上的文案

相對論預購資訊


  他是個殺手,接單殺人是他的工作。

  他執槍,等待最佳的時機開槍,送目標提早離開這個人世間。

 

  他是個醫生。搶救生命是他的任務。

  他執刀,努力排除眼前的障礙,跟死神搶奪病人的生命長度。

 

  然後,當醫生與殺手交集時--

  他見眼前的黑髮男子對他微微笑著又揮了揮手,看著那個笑容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但缺依舊無法掩蓋身上的煙硝味與刺目的血跡,然後他開口:「嗨,醫生你好。」

  「你,是誰?」剛動完手術精神有些疲憊的醫生,對眼前不知如何闖進他私人辦公室的男子問。

  「我,是個殺手。」

 

  生死交關之際,有人在跟死神搏鬥,有人下一秒就被送進鬼門關。

  醫生與殺手,誰和誰又該如何同時並存。

 

  「如果我說,我們一起走?」他問。

  「但我們之間不會有如果。」他說。


=======================================>


  如果我說,我們一起走;但是我們之間沒有如果。

 

  是夜,萬物寂靜的時刻,在這個大都會卻依舊喧嘩。冷風颯颯、寒風刺骨,高空中的強風吹得男子的大衣外套在背後亂竄,布料與狂風撞擊的聲音和空氣流動的聲音混雜在一起。

  男子站在大樓的天台上,靠在女兒牆邊往下俯瞰,任由強風吹亂他的黑色短髮,似乎完全不受那低溫的強風所影響。下方車水馬龍,燈光閃爍,與他所處的位置就像是兩個世界一樣--不過轉頭一想,在這個世界大多數的人眼中,他的確是生活在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輕笑了一下腦中剛剛冒出的想法,男子轉身離開女兒牆邊。脫下外套後,裡面是全套的黑色服裝,讓他更容易隱身於黑暗中。拉緊了皮手套,男子走向早已放置在另外一邊的工具,背靠著一旁的安全門開始檢查今天的工作夥伴。

  一把狙擊槍。

  他一如既往檢查配備,就像其他的工作或是練習時間一樣,雖然今天出門前已經檢查過了,但是多一分檢察、多一分保險。更何況走在這個職業上不保險一點,大概會沒有重來的機會。

  兩顆子彈卡入彈夾、上膛,他看了看手錶也差不多到了目標出現的時間。

  裝上瞄準鏡,架起腳架,男子開始尋找目標的方位,也迅速確認目標的位置。但此時風更大了,隨之而來的是濃重的水氣味。

  ──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男子的直覺這樣告訴著他,雖然他不知道是好是壞。

  但儘管如此他依舊不為所動,眼睛透過十字瞄準鏡緊盯著目標的行動。不是甚麼困難的任務,只是因為目標樹立的敵人太多,於是有人買兇想要除掉對方。雖然他覺得想要除掉目標沒必要花這麼多錢就是了,不過既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也沒理由推掉上門的生意。

 

  他執槍,等待最佳的時機開槍,送目標提早離開這個人世間。



接著請詳見本子(艸(對不起有點短,而且颯彌亞也沒出現(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筑紫 的頭像
筑紫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