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啾!


等我回過神來,夏碎組長已經幫我在上底妝了,而剛剛打噴嚏的原因就是因為聞到了化妝品的味道。

看看眼前的狀況,夏碎組長正在幫我化妝呢……雖然說以前有給黎沚教過「生活與變裝」啦,不過上那堂課那個最主要的原因──我相信至少有九成的原因是出於黎沚的好玩心情,而且那也不過是學校的課程,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過會在任務上應用。


所以我現在的心情還頗複雜的。


「夏碎組長,為什麼我要墊著水餃、穿著快讓我窒息的馬甲坐在這裡讓你化妝呢?」我想我一定是腦袋缺氧到神智不清了,所以現在還在問這個早就知道答案的問題,或許我只是希望夏碎組長再給我一次打擊可以讓我清醒一點吧。

「因為你今天晚上要和冰炎一起搭檔出任務啊。」我看著夏碎組長拿起眼線筆、眼線液跟眼線膠在那邊挑選要用哪個幫我畫眼線,一邊心不在焉地回答。

「如果出任務需要女伴的話明明就還有庚和喵喵。」我欲哭無淚,雖然說我們這一組陽盛陰衰啦,但是也不用找我替補下去吧?

「因為庚要充當我的女伴、而米可蕥是千冬歲的女伴,不過這樣的話冰炎就沒有女伴可以一起入場,而且我也找不到理由讓你進去了。」看來夏碎組長決定要用眼線膠招呼我的眼皮了。

不過夏碎組長明明就可以不用刻意跟我們一起出任務,這樣就可以把庚讓給學長當女伴了。只不過這樣我還是會缺一個女伴。

「那為什麼是我扮女裝當颯彌亞的女伴而不是颯彌亞扮女裝?」說來說去原來我心裡最不平衡的竟然是這個原因嗎?

「……褚。」夏碎組長正在挑選眼影的手突然頓了一下,然後拿起一組大地色系的眼影,接著他抬起頭擺出一臉嚴肅的表情問我,「你說颯彌亞他有可能願意扮女裝當你的女伴嗎?先別說他的意願了,光身高就是一個問題了吧?」

對不起我可以說我的心受傷了嗎?其實我剛剛想說的是颯彌亞他可以扮女裝當夏碎組長的女伴,可是我的心現在好受傷,夏碎組長竟然拿我的身高來取笑我……

「所以說你就認命吧。」夏碎組長幫我畫上最後一筆外加接上長髮髮片後,順便大放笑容對我說……我絕對不會說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朝那抹笑容一拳揍上去。

當然、我絕對沒有那個勇氣朝夏碎組長的臉上招呼拳頭,我很沒種的到一旁穿上事先準備好的高跟鞋──反正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穿高跟鞋也不算什麼了……

我接著轉圈讓夏碎組長看了一下……

「嗯、感覺上好像少了什麼東西……」夏碎組長摸著下巴說著,接著又走到櫃子邊翻東翻西,最後拿出了一條披肩讓我披上……我突然不知道我現在到底是為了什麼穿上馬甲弄出腰身──明明這身高腰的晚禮服根本看不出什麼腰身──以及墊水餃了──現在披上了披肩根本就看不出有沒有平胸好嗎?

我扯下披肩丟到夏碎組長的臉上!接著走到一旁將裝著米納斯的槍帶綁到大腿上……該死、穿著馬甲我根本不能彎腰嘛!

「組長和漾樣好了嗎?」就在我把腳踩在椅子上──畢竟穿著馬甲我沒辦法彎腰所以只好換一個方式在另外一支大腿綁上幾個彈匣的時候,喵喵就這樣闖了進來。

「……對、對不起,打擾了!」我抬起頭和拿下披肩的夏碎組長就這樣看著喵喵一邊喊著又把門給關上……我相信不是我的錯覺,我真的聽到了喵喵在外面喊著「女人──我進特勤組這麼久第一次看到夏碎組長在小隔間裡面藏女人耶!」

不是辦公室的隔音不好,而是因為喵喵沒有把門關緊,所以她的叫聲就從那個縫隙傳了進來。

對不起、因為我肺部裡面的氧氣不太足夠、大腦也跟著有點缺氧,所以我現在已經不知道要從何吐槽了。到底是要先吐槽說剛剛明明就只有我跟夏碎組長走進小隔間還是要先吐槽夏碎組長怎麼可能會藏女人?況且喵喵你進特勤組裡面在怎麼久也應該只有一兩年的時間才對。

碰──!結果沒有關緊的門又被撞開了,不過這次是千冬歲一臉氣沖沖地進來。

「喵喵,那個是漾漾,夏碎組長並沒有藏什麼女人在裡面。」千冬歲一秒恢復冷靜,接著推了一下眼鏡對著外頭的喵喵說著,「你這樣亂講會誤導我耶。」


……請問一下千冬歲你是被誤導了什麼?


「咦咦咦──真的是漾漾耶!」我跟夏碎組長拿回披肩、披在肩膀上後走出去就聽到喵喵叫著。

現在仔細一看大家都已經換好裝了,喵喵跟庚都穿著小禮服跟晚禮服,而千冬歲也穿著正式的西裝禮服,颯彌亞他……

「這是什麼鳥衣服!」我就這樣看著颯彌亞把一件外套丟到夏碎組長的頭上──不是我要說但是……颯彌亞幹得好!

「我說你們這對搭檔為什麼都喜歡亂丟衣服呢?」夏碎組長用無奈的語氣說著,「這件外套有什麼不好?」

「這年頭還有誰在穿這種燕尾服?你跟我說說看!」我看著颯彌亞怒吼……還真的是「鳥」衣服。

「我覺得這套很好啊,你對我挑的衣服有什麼意見嗎?」夏碎組長笑著問。

「……」天啊,颯彌亞他吃鱉了?這該不會是我腦袋缺氧導致的幻覺吧?接著他轉過頭要對我說話:「冥漾你……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

「……你可以把這個問題對著給你鳥衣服的人再問題一次。」我完全不想回答颯彌亞他的問題。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幻覺,但是我確定我剛剛看到颯彌亞他臉紅了。

「漾漾你這樣好漂亮喔!」喵喵一臉驚訝的表情,「連喵喵都以為漾樣是女生了耶。」

「嗯,的確是非常地令人驚豔。」連庚也跟著評頭論足。

「……就算你們這麼說我也不會高興。」我無奈地說著,身為一個男性是不會因為被稱讚漂亮而高興的。

「好了各位,我們現在得出發了。」夏碎組長要我們全部都到外頭準備出發,而我也跟著走在颯彌亞的一旁,不過一陣暈眩害我差點跌倒,還是颯彌亞他勾著我的手我才沒有走上趴倒在地的命運。看來大腦真的有點氧氣不足。

「你這樣也有辦法出任務?」我聽見颯彌亞的語氣裡面充滿了恥笑。

「別小看我,我可是安然無恙地從黎沚那裡畢業。」我勾著颯彌亞的手不甘示弱地回嗆。

怎麼說這也是我的第一次任務,我一定要好好表現!

「唉呀、我們警局裡面怎麼會有這麼美麗的小姐呢?」結果我剛跟颯彌亞走出去就看到了疑似要準備下班的刑一的隊長──安地爾迎面走來,「這位美麗的小姐,不知道有沒有榮幸可以邀請你去喝杯咖啡呢?不覺得跟你旁邊這位毫無情趣的人在一起會很無聊嗎?是否願意跟我一起度過這個美麗的夜晚?」

「……」現在是怎樣?現在的情況是在說我被調戲了嗎?

「他有伴了。」我還來不及開口,颯彌亞就先說話了,然後也不等那位有點變態的隊長開口就直接把我帶走。


……好吧、我現在正在安慰自己:我的變裝非常成功。



「好了,現在發的是通信器,女伴們全部都是耳環,男伴就直接塞耳機。」夏碎組長在休旅車上給我們發下通信器,我無奈地看著手上的耳環……還好夏碎組長他給我的是夾式的。而發話器就直接放在手環的內側。

「那麼等等就直接按照之前跟大家說明的位置做監視吧。」夏碎組長最後交代了這麼一句話,就帶著庚先下車了,而等等要進場的是千冬歲和喵喵那一組,我跟颯彌亞則是最後。

「你真的可以出任務?」千冬歲和喵喵離開後,颯彌亞看著巴在冷氣口的我問著,而我為什麼要巴在冷氣口邊呢?依舊是為了那個讓我沒辦法好好呼吸的該死馬甲。

「當然可以。」不過就是呼吸困難了一點,才不會影響我的行動力呢。

「既然你說可以的話。」颯彌亞看我堅持也不打算繼續勸我放棄了,「現在要換我們進去了。」

「喔好。」我整整服裝,接著就跟颯彌亞一起下車準備進到會場裡面。

這次的任務地點是要負責守備一個慈善晚宴,如果沒有什麼突發狀況的話,我們就只要負責監視幾個重要人物到晚宴結束後就可以打道回府了──當然,是在沒有任何突發狀況的前提之下。

我跟著颯彌亞一起搭乘電梯到了最頂樓,電梯門一打開就可以看到整個晚宴會場。我一秒看到已經在裡面的夏碎組長和千冬歲兩組人。

「嘖嘖──這不是颯彌亞嗎?」我還在觀察四周的時候,突然有人上前跟颯彌亞搭話。轉頭一看……這個人還真的有點面熟,「是跟著你父親來參加晚宴的嗎?」

啊、這位好像是哪位企業家的第二代吧?常常出席公開場合。

「許久不見了。」颯彌亞向對方點頭。

『企業家的第二代,大概是想去跟冰炎攀交情的吧。』我的通信器傳來了千冬歲的聲音,『漾漾,如果覺得無聊的話我可以講講對方的八卦,要聽嗎?聽說對方還蠻中二的,一整個自我意識良好到了極點。』

『不用了、任務比較重要。』我小聲地對著發話器說著,雖然我真的覺得聽他們講這些商業話題有點無聊,不過我現在比較需要專心在監視上,這樣我才可以把注意力從呼吸困難及高跟鞋上給轉移開。

而且我相信颯彌亞應該對那個人的八卦並沒有興趣,反正對方也不過是個只出現一頁的路人甲。

「沒想到第一次看你出席公開場合就帶了位美麗的小姐,不知道可不可以問一下這是哪家的千金?」

『漾漾、對方把話題拉到你身上了耶!』耳邊突然傳來喵喵的聲音。

說真的,我剛剛還沒有仔細聽颯彌亞和對方在講什麼話題,怎麼我一回過神話題就已經跑到我身上了?

「我的青梅竹馬──褚冥漾。」颯彌亞直接大方的跟對方介紹我。硍、颯彌亞你竟然就這樣把我的名字給說出去!起碼也用個假名什麼的,這樣我以後要怎麼做人啊?

但是颯彌亞講都講了,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好跟對方點點頭。然後跟颯彌亞眼神示意一下就自己走到旁邊去繼續自己的監視行動了。

雖然說以前受過黎沚的訓練,不過我還真的沒辦法走得很順,再加上今天又是馬甲又是把槍枝、彈匣綁在腿上,我都覺得我走路似乎有點搖搖晃晃地。不過我還是打起精神努力監視我所負責的目標。

不過這場晚宴還真的沒有什麼好可以做的,雖然我很想去吧檯邊拿幾塊蛋糕來吃,但是礙於現在是任務當中,再加上胃又被勒得緊緊的,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啊啊──果然監視任務還是有點無聊。』通信器傳來喵喵的抱怨。

『哪裡哪裡,我們才是經常受到你的照顧。』這是夏碎組長不知道跟誰在搭話的內容。

『欸?可是我已經有伴了,你這樣邀請讓我實在有點困擾呢。』庚現在推拒上前搭訕的邀約。

『庚、他等等一定會提出下禮拜約出來吃飯的邀約,妳可以考慮答應一下。』這是千冬歲的聲音。『最近媒體那邊想要挖這個人的料來炒作,這樣我們又可以賣幾個人情給報社和電視台。』


……這樣好嗎?我們現在還在出任務當中吧?


「漾漾?」當我靠在柱子邊思考時卻聽到有人在叫我,讓我反射性地轉頭,完全忘記現在自己正在出任務而且還是變裝的狀態。但是當我一轉頭發現是自家的大魔王時,就像是看見鬼一樣錯愕。「還真的是你。」

『欸?漾漾的姐姐也在啊!』耳邊又傳來喵喵的聲音。

「……妳怎麼會在這裡?」我看著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老姐,我記得我沒有在邀請名單上看到她的名字啊。

「我代替我們家的組長來參加,不行嗎?」

怎麼不行?不過我這身樣子都被妳看到,我還有臉可以回家嗎?

「雖然我原本說很無聊不想來,不過看到你穿成這個樣子……還好我來了。」老姐她喝著飲料很沒良地對我說,而且還毫不掩飾嘴邊的笑容!「我終於不會懷疑我們不是姐弟了。」

「……」

『對耶對耶、難怪我看到漾漾變裝後就一直覺得很眼熟,原來是因為很像漾漾的姐姐的原因啊。』

『的確很像冥玥。』庚也附和著。

『褚、跟家人聊天可以喔,不過要記得分點注意力在任務上。』夏碎組長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對了、亞那也在那邊,記得去打個招呼啊。」冥玥說完之後,就拿著她的飲料離開了……別說笑了!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會去跟亞那打招呼嘛!

『歲……有狀況。』當我差點陷入自我厭惡的情緒時,萊恩的聲音突然傳出來。


有狀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筑紫 的頭像
筑紫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