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普通寧靜的日子,我跟平常一樣的上課。今天的符咒課全部都在理論性的課文,課堂平靜的讓人想睡或發呆或是胡思亂想……還好學長去出任務了,不然我可能會在課堂上公然被巴……

  

  而打破這股寧靜的是手機傳來的一封簡訊。

  

  我看了簡訊後,臉色大變的跟老師告了假,隨即衝去了保健室。

  

  一到保健室,我就看到輔長在幫學長療傷,而學長似乎有點意外看到我出現在這裡。

  

  「褚。」夏碎學長想我招招手,示意我跟他出去。

  

  「學長怎麼會受傷?」我們離開保健室一段距離後,我開口問道。學長是黑袍耶,強得見鬼的黑袍耶!就算受傷也不可能會是這麼嚴重的傷!

  

  「基本上,冰炎身上的傷不全是他的傷。」夏碎學長臉色凝重的說道,「正確來說有一部分是我的。」

  

  原本是夏碎學長身上的傷,卻跑到了學長身上?

  

  「學長又用轉移傷口了?」我沉下臉問道。學長轉移傷口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從以前到現在,我不知道看過學長用過多少次轉移傷口。

  

  「這次遣返的種族反抗還頗大的,我們太大意了。」夏碎學長說道,「抱歉,褚。」

  

  「欸?夏碎學長不用道歉啦!」我聽到夏碎學長跟我道歉時連忙說道,「這又不是夏碎學長的錯。」

  

  說是這麼說,但是我的心情還是沉甸甸的。不過這並不是夏碎學長的原因。

  

  我和學長默默的一起回到黑館。

  

  學長在洗澡時,我回到房間找出我的醫藥箱,再回學長的房間。

  

  「輔長說你需要換藥。」我看學長出來後悶悶的說道。

  

  「這種小傷一下子的會好了。」學長無所謂的說道,一邊把手放到頭髮上,而那些水也瞬間蒸發了。

  

  「……」聽著學長這麼說,我不管被巴的可能性就拉過學長,扯開學長上衣直接幫學長換藥。

  

  因為輔長已經先幫學長處理過了,所以我只要重新上藥,綁上繃帶就好了。

  

  「……你到底在氣什麼?」在幫學長上藥時,我感覺到學長一直盯著我看到視線。然後學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沒有說話,繼續綁我的繃帶。

  

  「褚。」學長又嘆了一口氣,直到我所有動作都結束後,學長把我的頭抬起來和他面對面。

  

  「我不喜歡你受傷,就算是轉移的傷口也一樣。」我悶悶的說道。

  

  「學校又不會死人。」學長往前把我抱在懷裡說道,有種在安撫我的感覺。

  

  但是,又不是說不會死人就可以隨便受傷……

  

  「但是傷口還是會痛……」受了16年大大小小的傷的我最知道這種感覺,受傷實在是很不好受。

  

  「……嘖,真是麻煩。」學長說道,「我知道了,我盡量不受傷。」

  

  恩,學長的保證讓我的心情好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筑紫 的頭像
筑紫

架空支配

筑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